废话很多 圈内杂食 不建议关注
确认过眼神 是冷坑里的人

【mk】情人节

#取名废。
#躺尸许久突然诈尸。
#老梗老剧情略略路。 
#4k+
小号忘记密码了…于是继续搬文💦    

    
  

   

Kit是被楼上住户挪动家具的声音吵醒的,周末一大早不睡觉就算了,还瞎折腾,梦做到一半被吵醒,过分得很。

作为学生一到周末,熬夜,睡到中午都是常事。只是今天是个例外,眼睛酸涩难耐却被吵得难以再度入睡。妈的,Kit小小声地骂了句脏话。

Kit愤愤地翻身侧躺拉过被子蒙住头试图在刺耳的声音中寻找到某个节点寻到一片宁静,好使得自己能够控制住想要提刀上去砍人的欲望。

天都不晓得他刚刚在做的是什么梦。别想了,死也不会说出来的,他可不想让Ming知道。那家伙准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得寸进尺地想要完成梦中未完成的事情。

入冬加厚了好几层的棉被也阻挡不住刺耳的噪音,Kit腾地坐起来大吼一声泄愤。啊秋!室内没有暖气,被窝外的冷空气让Kit一坐起来就被冻得汗毛直立直打哆嗦还打了个喷嚏。

  
当然,楼上的朋友是完全听不见这些声音的,照旧发出让人头疼心烦的噪音。

    
目光扫看了圈房间,挂在墙上新买的石英钟指针重叠在8上。
    

8:40?
   

…楼上的人就该被倒立着丢下楼然后正中垃圾桶!

      
Kit直挺挺地倒回床上被子拉至下巴,呈大字型地摊平自己,眼神几近冒火地直直盯着天花板。要是天花板可以被盯穿的话,可能今天的晚间新闻头条就是某大学某栋宿舍楼被神秘物质从三楼贯穿楼顶。

    
   
   
 

 

    
刚刚倒下的前一秒他瞟见挂在墙上的日历已经被划到2月12日了。那么今天就是…2月13…

……!!!!

要情人节了。

   
对啊,差点忘了,明天就是情人节了。

  
给Ming的情人节礼物是准备了好久好久的情书。删删修修改改删删,终不得意,勉勉强强写了篇差强人意的,检查了没有傻兮兮的错字后就慌里慌张地塞进信封里压在日记本里。

 

   
 

 

   
十天前的Kit是真不明白这小兔崽子咋就这么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节日。虽然现在也不明白。纪念日、生日、各式各样可以用来秀恩爱的节日,他统统要过一遍,约会亲亲一样不落。一月的时候Kit忙着准备期末考忘记了14号的那什么日记情人节,某位校之月先生还哼哼唧唧了接近一周来控诉他的“暴行”。

  
他还以为只有女生会这么注重形式。
   
    
也不懂是哪个人闲着胃疼倒腾出每个月14号都有一个情人节,每个月都被折腾得要死要活。小狼狗黏黏糊糊的,黏在身上赶都赶不走。

     
只能在寒冬里起个大早,冷空气做了一个小时的抗争,终于坐起身来爬出了被窝。

      
   
     
   
 

“BeamBeam——,情人节,你打算给你家Forth送什么礼物?”满脑子都是情人节礼物,Kit出门就敲响了Beam家的房门。一起早起吧,塑料兄弟情,完美。

     
“…你好好叫我,怪恶心的。你是想问我你该送什么礼物给你家那位校之月吧?你买条粉红色丝带就行了。”
 
 
“啊?就送条丝带?”
 
 
“绑脖子上。”
 
 
“……”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在脖子上系条丝带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你学弟就行了,我相信这会是让他最难忘的一个情人节。”

  
“……我呸!去你大爷的死Beam.”

    
“亲,我好心好意地给你提建议呢,你就算不采用,好歹也说声谢谢啊。”

   
“…我谢谢你。”Kit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他早该料到,Beam这个因一夜情结情的男人提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建议,他傻子才会来问他。

      
“不用客气啊。”

   
…啧。

   
  
  

 

   
于是继续转头在周末的早晨打电话骚扰Phana.

    
“喂,小柯基,爸爸正抱着yo睡觉呢,干啥。”Pha那家伙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从听筒中传来。

   
“我情人节要给Ming送礼物。”

   
“把你自己送过去。”

  
“…去你的,我认真的。”

    
“…嗯……其实,心意最重要。只要你有用心投入,n'Ming肯定会喜欢的。”

     
“…心意?”

    
“自己做的之类的,Kit,你真的像个恋爱白痴。”

    
“你可闭嘴吧你。”Kit冲着手机对面骂了一声就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心意,自己做的。

    
 

  
 

   
   
恋爱日记……?自己确实有写这种东西,还被压在书桌抽屉最底层,满是随手想到的话每天的心情。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恋爱日记,只是刚巧在认识Ming那几天新换的普通的日记本而已。

但会不会太傻了,都是乱七八糟的内心戏,还要给他看…不行不行,pass!

     
那…情书…?

     
……那家伙肯定会每天一日三餐捧着那张纸跟在我屁股后面一遍又一遍地念,美其名曰“感受学长的爱” 。

…pass.

  

 
  
 
 

    
“Beam!!!Pha说要有心意,什么东西比较有心意啊”

   
“干嘛?不是不相信我?”

   
“…Beam——求你了——”

   
…呵,恋爱中的男人。Beam对Kit这种行为表示千万分的唾弃。“情书。真情实感。”

     
“…我想过,但他给点阳光就灿烂,准得跟在我屁股后面天天念……”

     
“干嘛,情人节,给人家学弟一点甜头尝尝不行啊?再说了,他就算不念,不也一直跟在你屁股后面?”

      
“……”

   
 
   
 
 

  

与信纸做了近两小时的斗争,Kit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真的是恋爱白痴。所谓的情话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满脑子都是细碎的生活琐事。硬是憋不出一句话。喜欢的心情他有,想写的心情他也有,但写出来的东西怎样都不合自己心意,太腻歪了,太冷淡了,怎么这么难。

     
在Kit即将变成秃头柯基的前几秒,他终于写完了,全篇百分之七十废话,百分之二十骚话,还有百分之十的…他觉得还勉强算得上能入眼。

     
Fine,Fine.就这样吧,好吧?再看下去这张我也得撕掉。

   
      
      

 
 
 

 

OK,情人节到了。

情人节这个节日似乎丝毫不影响老天爷对气温的控制,依旧冷得彻骨,风横冲直撞地直往领口袖口裤腿里钻。对Kit来说出被窝是一如既往的难事。但也没办法,得早些起床,有……约会——和Ming.

   
普通情侣的甜腻腻的约会,也没有在意路人的眼光,过得倒是挺愉快。

   
约会结束两人带着一身疲倦和幸福回到宿舍,大抵是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情人节,自然有着俗套却又饱含爱意的交换礼物环节。

         
   
 
 

Ming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搬来了一个大礼物盒,里面有一只哈士奇玩偶和占据了其他空余空间的一堆各种口味的KitKat巧克力。

 
“是被学长充满了整个生活的我啊。以后想我但是我不在的时候就抱娃娃吧,我爱你,情人节快乐。”

     
“嗯…我,我也爱你……Ming,闭上眼睛。”Kit说完牙齿咬紧下唇,手指紧紧捏着衣服下摆,紧张得不得了。

     
Ming不明白站在自己面前从脖颈红到耳尖的小学长要自己闭眼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也有学长精心准备的情人节礼物吗!激动!好期待!

   
“为什么?”

。 
“叫你闭上就闭上,那么多废话!”好吧,情人节的学长也爱炸毛。

    
“krab——”

   
Ming闭上双眼后眼前的世界陷入黑暗,其他四感变得格外敏锐。他可以听见对面比平日重的呼吸声,可以听见对面的人行动间衣服布料摩擦的细微声响,也可以感受到突然握住自己手的那只手的温热和……塞进手里的一张薄薄的东西。

“学长,是什……”

……还可以感受到,突然覆上自己唇瓣的温热。轰的一声,大脑全面当机,霎时烟花漫天。

        
心爱的人难得地主动亲吻自己是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自然不必明说。只是吻自己的那人害羞得不得了,只是唇与唇之间的轻轻触碰也并未多做停留,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心心爱爱的小学长,刚刚,吻了自己。

似是为了回味那柔软触感,Ming的舌尖探出滑过嘴唇,末了还抿了抿唇,动作撩人得不得了。看得Kit羞得恨不得钻进地底里去,心里千百个后悔刚刚自己头脑发热做出的举动。对面那人脸上的笑不断放大,眼中盛满笑意望着自己,一副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的开心模样。

      
“p'Kit,再亲一口嘛,我刚刚没反应过来。”Ming不知死活地打趣面前满脸通红的人。

    
“不要!”

    
“可你刚刚主动亲了我诶,再亲一次也可以吧?”

   
“不可以,不亲。”

    
“那…学长不亲我,我来亲学长咯?”

     
“……不要!亲来亲去的,你腻不腻歪?”

    
“面对学长总想要亲一口嘛,当然不觉得腻歪。”

    
      
自己说的话,Ming总有千百种方式扯到自己身上或者变着法子表白,是真的真的拿它没辙,明明好歹也比他大了一岁,却总是败给他。

   
“别别说了!你就不好奇我刚刚给你的是什么吗?”

   
“看这样子,是情书?”

“……嗯。”Kit羞得垂下了头,连露出的修长脖颈都泛着粉红色。他没敢抬头看Ming,那家伙肯定一脸贼兮兮地打开信封嘴上还不忘调笑自己。

      
纸张翻折摩擦的声音响起又停下,随后传来的就是 Ming那家伙嘚吧嘚吧地照着Kit写的念的声音。

    
“To. Ming.今天是二月十四号哦,情人…唔”

    
Ming开头第一段都还没念完就被Kit跳起一把圈住脖子捂住嘴,面前的学长恶狠狠地瞪大眼睛眉峰紧蹙瞪视自己,只是红着的耳廓暴露了此刻他有多害羞。

    
Ming连忙摆手附加一段模糊不清的也或许是毫无意义的声音来证明自己绝不再念才被松开。

“……呼,p'KitKat,你是要谋杀亲夫吗?”

  
“…….对!要杀你。”

  
“那学长要杀我的话,亲死我吧。”

   
“你就做梦吧。”

  
“那学长,我们去一起睡……下雪了!”Ming猛的瞟见窗外飘起了雪,街边马路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的雪。夜风挟着细小的雪花在空中翻腾。

   
“p'Kit,出去看雪吗?”

“……嗯。”

 
 
  

   
 
静谧的夜里,两个男人携手走在马路上,一个长得高高帅帅的,另一个一个小小的很可爱,笑起来的时候脸上好像还有酒窝。

“Ming,我们是不是出来太着急了?要不要回去拿伞?”

   
“不要嘛学长,就这么走啦,雪又不大。听说下雪天,就该不撑伞和恋人散步。”

因为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END

三四个月没写文了……………………
放假了还不写点东西觉得良心不安x
OK我知道很俗套(……)
或许还有点牵强。哈,哈,哈。

还重新加了tag(……)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