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圈内杂食 不建议关注
确认过眼神 是冷坑里的人

【mk】听说

#3k+、甜饼。
 小号忘记密码了…于是继续搬文💦 
  
  
 

听说这届校之月MingKwan正在追医学院的Kit.
 
  

    
 

“p'Kit——一起吃饭吗?”
“p'Kit,一起回公寓吗?”
“p'Kit,周末要出去玩吗?”

不吃饭,不回公寓,不出去玩。

  
 

少年整日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聒噪得很。像只大型犬,不顾自己的反对依靠蛮力扒住自己肩膀,伸出湿漉漉的大舌头舔自己的脸。

  

救命…有谁能把这家伙拖走。

  

/
讲台上的大白鲨讲课讲得激情四射唾沫横飞,Beam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笔唰唰唰地记着笔记,余光瞥见Kit手连动都没动。

  

“嚯咦~小Kitty想什么呢?工院的那个n'Ming吗?”Beam趁着大白鲨转身写板书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凑近问Kit,他还没回过神来,问一句答一句丝毫不设防。
“嗯。”慢慢点头。
“嗯——”又跟打拨浪鼓似的摇头。

 

“那就是咯?我说Kitty,你就答应人家呗,追了你这么久了,你以前偷笑还以为我跟Pha没看见吗?”
坐在一旁低着头打游戏的Pha随声点头附和。

 

“我呸,你们闭……”
“叮咚。”手机短信提示音。

“学长,上课要专心哦——😋”
Kit赶紧扭头望向教室门外,Ming斜倚在门边,手上拿着手机,冲他笑着招招手打招呼。Kit蹙眉瞪了他一眼后撑着头用后脑勺对着Ming不愿看他。Beam冲着Kit挤眉弄眼,装模作样地拖着长音喊Kit“p'Kit——”“p'Kitty——”

 

耳朵的皮肤瞬间由白嫩嫩的变成粉红色。“去你妈的。”Kit差点直接拿起桌面上的书糊Beam的头上。

 

“我说Kit,你真不喜欢Ming吗?”Beam突然正色道。
“…其实…也还好吧。”平日里吊儿郎当不着边际的人突然正经起来,总会让人心底发虚来认真地思考他的问题。

 
 
“嚯咦Phana!你听见没有!”Beam啪地拍了下桌子,四周骤然气压降低,讲台上的大白鲨动作凝结怒视着Beam.
 
“起来!”Kit在下面捂着嘴乐不可支。

    
    

/
在Kit这个早上这节课一小时内第十次打开Line却没有未读消息时Beam终于忍不住出言询问了,“我说Kitty,你在看什么啊,又没消息的,你小心大白鲨下来揍你哦,”Beam想起了上次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惨状,身子抖了抖。

 

“…也没什么,就是无聊而已,嗯。”
“无聊?Kit,你是假的吧?还嚷着怎么学都考不过我,现在上课不听课一直看手机?”Phana探出头来一脸的不相信。
Kit一个眼刀飞过去,Phana一脸“呵,男人”的样子耸了耸肩继续听课。

 

第十一次,Kit终于拿起手机,偷偷放在桌板下,向一边倾斜手机以至让他们看不清屏幕。点开某个对话框。手指点击屏幕,打打删删,Beam偷偷把头探过去。“Ming🐷”。

Kit一发现就手忙脚乱地按锁屏键,却还是没逃过Beam.

 

“喔嚯~”Beam看着这个羞红了脸紧紧抓着自己手臂就差掐自己脖子的老铁,不由得感慨Kit口嫌体直的程度。

“okok,我不说,我不说。p'Kitty咦——嘶…疼啊Kit!”Beam揉着自己手臂上被掐出的红痕幽怨地继续上课。
笔尖在课本上划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层层叠加思绪烦乱。Ming今天一早上都没发消息。

明明平时烦得不得了,现在好不容易清净了,居然还有些不习惯。那个人已经悄无声息地钻进自己的生活,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不对,他好像察觉了,只是没制止,一言不发地任由他钻入自己的生活,钻进自己的脑海,霸占整片心田。

“Kit.”
“Kitty.”
“……”
“Kit!”
“………………”
“KitKat!醒醒!下课了!”
Beam屈指拿手指关节敲Kit的头,这家伙居然在发呆,这死都不理人的架势,他甚至怀疑Kit睡觉是不是睁眼的。

Kit回过神后迷茫地抬起头,赫然入眼的就是PhaBeam的两张大脸。“我靠,死Beam死Pha,你们干嘛啊。”

“我们干嘛?Kit,下课了,你看看周围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吗?!你是做春梦了还是思春啊?理都不理人。”

 

Kit从脖子红到脚尖,胡乱地把桌上的卷子塞进书包里,单肩背起书包就噔噔噔地出了教室。一回头发现那俩人没跟出来,气呼呼地叉着小腰梗着脖子喊“喂,走不走啊!”

  
  
/
Kit走在校园中神色如常地接受目光的洗礼,只是目光聚焦的焦点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在自己和Beam中间——Phana,他们的前任校之月老铁。
 
  
 

“诶果然还是Pha帅啊。”Kit竖起了耳朵听旁边的一群女孩子的谈话。明明Ming也很帅啊。
“我觉得Ming更帅!泰拳那段真的帅死我了!”
“诶诶诶你等等,那个站在左边的是不是Ming喜欢的…叫什么来着?KitKat……?牛奶巧克力。”
“嗯,说起来Ming今天居然没有跟在Kit身后啊,难道他放弃追Kit了吗!太棒了,我要趁虚而入!各位,请记住啊,我是Ming未来的女朋友。”
那个女孩的头被敲了一下。“别做梦了,还女朋友?人家Ming是生病了在公寓休息,哪有你的份啊。”

Kit全程听过来,满脑子回荡着三个字——生病了。

   
 

生病了啊,那有没有人照顾他?会不会没饭吃饿到?Kit脑海中描绘出这样的画面——面色苍白嘴唇无血色的Ming艰难地从被窝中伸出手去探桌上的水杯,不慎将水杯碰到水撒了一地;想上洗手间,掀开被子脚刚接触地面站直身体便四肢无力腿脚发软,瘫倒在地。

    
 

……我靠!

    
 

Pha和Beam看着好好的走路走到一半突然狂奔而去只留下一句“我先走了!有人命关天的大事!”的Kit一脸懵逼。这小柯基今天犯什么抽。

  
  
/
Kit一路迈着小短腿飞奔到Ming公寓楼下,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看着锁了的大门,棕色的发丝因被汗沾湿而黏在脸上,唇齿微张喘气。

 

  
可我没钥匙啊。
 

    
“p'Kit?p'Kit!幸好你来了!快快快,帮我把这个送上去!还有这是钥匙!他住403!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谢谢学长!”Wayo突然冲上来自顾自己地说了一堆话胡乱地把钥匙和一碗稀粥塞进Kit手里就一溜烟地跑了,独留一Kit在原地蒙圈。“诶…yo!!”无人应答。

 

……好呗,钥匙,粥。

Yo偷偷地躲在一边承重柱的背后偷偷探出头来看见Kit开门进楼。耶,今晚坑Ming一顿好的,毕竟我可是帮他把学长送进去的人!

  

Kit站在门前踌躇徘徊,拿着钥匙的手抬起又放下,终究是戳进了锁孔,锁舌与钥匙纠缠契合,啪嗒一声开了锁。

 

“Wayoyo啊…我快死了啊…你咋现在才回来。”
“……”Kit将粥放在一旁的桌上。
“Yo?干嘛不说话啊?…我靠…p'Kit!!!”Ming从被窝中爬出来,爬到床尾向玄关处探了探头。他决定今晚…哦不,有空请老铁吃顿好的犒赏他!

 

“p~你来看我是因为担心我吗?”
“搞什么,我顺路经过你公寓,小yo就冲出来把东西全部留给我抛下一句他还有事就跑走了。我有什么办法?”
   
 

死不承认。
 
 

“诶,这样啊,那我要谢谢yo啦,把喜欢的人送到我身边。”可是学长你的公寓和我的公寓可是差不多隔了一整个学校啊,而且,学长你的头发都湿透了,湿哒哒地黏在脸上额头上,今天可没有这么热啊。

 

“…废话那么多,喝粥。”Kit把小餐桌摆到Ming床上,拿了个小碗给他凉了些粥。

 

“学长,你果然是特意过来看我的吧?”Ming边喝粥边抬眼看Kit.
“要我再说几遍,我是顺便过来看你的。”
“那学长接下来要去哪儿。”
“你是最后一站。”
“那学长之前去了哪?”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快喝粥!等会儿凉了!不对,等等,你不是病得很严重在公寓里休息吗?!我看你现在活蹦乱跳的啊!”Kit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瞪圆了眼睛看Ming.
“对啊…病得很严重,”Ming掀起被子露出脚踝,“脚扭得很严重。”

 

“……妈的。”Kit小小声地骂了句脏话。
“学长果然是因为担心我才来的吧?”
“不是,我说了是顺路,顺便。”
“那学长要不要顺便喜欢一下我?”
“喜欢这种事情…哪能是顺便的啊。”
“那学长就是不喜欢我咯?”
“??……我不喜欢你,我来这儿干嘛啊。”Kit小声嘟囔着,Ming听不清,依稀几个词组飘入耳内,只看见Kit嘴唇不断翕动。
“什么?学长你说大声一点,我听不清。”
“……没什么!”
“果然学长是说的喜欢我吧?”
“…我没有!”
“*&%¥&@34%#!”
“@#$^&%!$# ”

 

“呃,是!”
  
 

听说这届校之月MingKwan和医学院的Kit在一起了。

END

🙋🙋你好,看我,我周更了,夸我了解一下。
重新加了tag(……)

评论(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