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很多 圈内杂食 不建议关注
确认过眼神 是冷坑里的人

[forthming/phabeam]Truth Or Dare.

是四少!神糖!邪教!你要是不喜欢还进来我就不管你了哦。
石头剪刀布黑洞热衷于写石头剪刀布黑洞(……)
    
取名废1.0
2.5k/傻白甜/ooc到仿佛是原耽   
     
      

     
推杯换盏间从餐桌转向KTV,喧闹歌声充斥大脑震得鼓膜嗡嗡,微苦酒液杯杯下肚。不知是谁提议的真心话大冒险,于是…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布!”
“布!!”
   
  
……
   
   
“啊!!!!”
Ming放开了嗓子揪着头发放松身体往身后沙发靠去,对手一个个退出最终留下他和Phana对抗,九局三胜,这已经是他四处求爷爷告奶奶换来的最好局面,再耍赖下去他自己都要把脸丢光了。

     

   
输家已定,众人戏谑目光霎时聚焦在他和Forth身上,手拢成桶状起哄得愈发大声。

   
 
他们可是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俩——谁不知道Ming当初刚入学的时候可是和Forth关系僵得不得了,无论是教官团还是那届新生都对MingKwan有着不一般的评价——很冲、超酷、帅、装逼、厚脸皮、欠揍、小刺头…结果某天突然就和睦相处了,然后又突然某天居然会在彼此朋友面前以夸赞的方式提起对方,然后又有一天,突然宣布恋情。

   
    
   
Forth是第一轮退出输家“角逐”的,一直坐在一边一副看戏的样子,仿佛事情都与他无关。
  
   
  
“欸,你不去帮帮他?等会儿他被欺负得连裤衩都不剩了。”
  
     
    

“不至于,他比你们牛逼多了。”
    
   
 

Beam撇着嘴靠在沙发上翻了个白眼暗道这位工学院教头的前后言辞不一,明明之前还和他们吐槽过这一届的学弟学妹特别难搞,特别是那个带头挑事的MingKwan,每次都拿那夜的事情挑衅威胁他,结果到现在,反倒夸起他来了。

    
  
 
“恋爱中的男人。”Beam装模作样地呕了一声。

   
  
之前的事情他也就和狂野医生帮的朋友们说过,其他人只字未提,到现在还在纳闷他为什么会和MingKwan搞在一起,明明之前一直在挑衅他。

  
  

“真心话——”Ming仰头喝尽杯里的酒。

  
  
“为什么会和Forth在迎新之前认识?”

  
  
“因为…”Ming装模作样地喝了口酒卖关子,“我们是旧相识啊,是吧,p'Forth?”Ming冲着坐在他对面正看着他笑的Forth眨了眨眼一脸坏笑。

    
   
Forth笑着点了点头,“对,旧相识。相识的契机很奇妙。”

    
  
俩人言辞暧昧不明的回答引起了大多数不知情人强烈的不满,嚷着要他重新说,“旧相识,迎新前一晚,for one night。好啦说完了,继续?”
Ming和Forth隔空碰了杯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谁在上面啊?”带着笑意调侃的语调打破喧闹声,在其间流窜的重点被一把抓住,是Beam,他笑得一脸荡漾。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哦,”问问题的人吃瘪撇撇嘴又闷呼呼地喝了口酒,“不过,当然是我啦。”

   
  
“哦豁——”厅内热度再次推向顶峰,Ming应付着四周朋友们不敢相信而再次确认的问话,偷着闲和对面的Forth丢了个Wink。那人不置可否地折腾了个高低眉——我现在给你面子,你等着。

     
   
有几个人从人群中出去偷偷挪向Forth身边,他居然是一脸事不关己地样子玩着手机,“诶诶诶,Forth,你说实话,谁上谁下啊?我可不相信我们工院的教头会甘居人下。”
   
   

“他说是就是,”Forth一脸无奈地耸了耸肩,“我还能咋办咯。”

        
 

死整烂整用尽千百种方法在最后一局翻盘,Ming终于摆脱“剪刀石头布黑洞”的称号,天晓得他剪刀石头布这种游戏为什么玩得特别菜。

   
 
七局三胜,Beam,输。

   
  
“大冒险。”
   

     

平日里和Beam打打闹闹的几人这时候可不打算放过他,不知道是谁嚎了一嗓子“来点刺激的!”

    
   
   
Beam不喜欢真心话,他不喜欢袒露心声,虽说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但这也失去了真心话大冒险本来的乐趣。

     
  
“来点刺激的?Pocky Game?正好我看Beam刚刚也买了盒。”

  
     
“啊?Pocky Game?”好啊。
这种暧昧不清带着调情意味的游戏是年轻气盛的产物,享受近在咫尺的呼吸和难扼的心跳,Beam心里有个人选。

  
   
或许…这次输也没有那么糟糕,他有点暗喜。

  
  

Pha喜欢吃Pocky,细细一根含在口中牙齿碾磨刮掉巧克力涂层,甜丝丝的巧克力在口中化开,咔擦一声咬断在口中的部分后咀嚼下咽。
  
 

玩比吃来得更有趣。
  
 

浩浩荡荡一伙人去KTV里的小超市扫荡零食的时候Beam特意为Pha捞了个巧克力味的,他喜欢巧克力。

     
     
“Pocky现在在谁那,就由那个人和p'Beam共同完成这个大冒险!要是还没开的话…那就由酒瓶决定吧。在谁嘴里断,谁就输了哦。”Ming晃了晃从一旁地板上捞起来的空酒瓶,他早就看见Pha抱在怀里的Pocky包装盒了。

  
  

一盒pocky被举到视线水平线以上,是Pha。“是我。”Beam的手有点抖,他紧张得心脏砰砰跳。玩个游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放轻松一点;又不是接吻。他艰难地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Pha冲着Beam狡黠地笑了笑,活像只面对已经到手的猎物的狐狸。
   
   
   
    
Phana叼着Pocky下嘴唇刻意向前撅起翘起草莓巧克力棒。臭家伙。我够不到。Beam给Pha来了个脑瓜崩子。
  
    
 
“把头低下来。”反正我不怕你。
   
  
 
巧克力棒两端的可见距离被霎时缩短,在起哄声中以龟速发展,Beam发现这家KTV的灯光效果不错,细细碎碎被分割成一个个长方体的亮斑在墙壁上转啊转,氛围很够味。Forth今天穿的衬衫也很衬他身材。他不敢看Pha的眼睛。

     
    
 
一呼一吸间有Beam的味道,淡淡的,掺着酒气,挺好闻的。Beam今天用的是去年他生日时自己送的那款洗发水,自己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就是第一次用的时候觉得很好闻,就也给他买了一个,算是自己的一点点小心思吧,让他身上有自己的味道。Pha看着Beam四处转悠的眼睛想着。

  
  
 

Beam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闻到Pha身上的酒味了——他们之间已经快要放不下一个拳头了。

  
 
咔擦咔擦咔擦。Beam听到了,也看到了Pha不断逼近的脸。他笑得狡黠。

  
   
 
Phana的动作猛烈而进取,每一口都让pocky轻轻地上下跳动。Beam小心翼翼地含着,好不容易小心翼翼地偶尔咬上两口,Pha已经气势汹汹地来到了面前。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拂上Beam的鼻尖,心脏猛地停了一拍,下意识地紧闭双目下一秒嘴唇上就传来温热触感。来不及反应在嘴里的半截pocky就被他用舌头携卷而去。

  
  
光线昏暗即使在旁边全程围观作为裁判的众人也没有注意到Pha的这个小动作。 “挺甜的,我赢了。”

  
“屁,你耍赖!”

  
  
“确实进我嘴里了。”

  
   
“那你刚刚明明是…”

   
  
“是什么?”

   
  
“……好的你赢了。”

  
 
“你输了。”

  
 
“对…”

   
  
“真是太棒了。”
   
  

“去你大爷的!”
  
 

Forth趁着Beam和Pha吵吵闹闹的空闲坐到Ming身边揽过他肩膀——反正没人会觉得奇怪——偏着头靠他脑袋上,手循着肩膀向上不轻不重地揉捏他耳垂:“你刚刚是说你在上面是吗?那你说是上面,那你今天就在上面吧。”

  
   
从第一次见面Ming可就领略了Forth的套路,这个人,差劲。他转头躲过Forth的手,悠悠开口:“学长,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现在也不是睡觉的时候,别做梦了,”口中针芒丝毫不挡后还大大咧咧地抱着手臂转了个方向背靠在他身上。
    
    
  

说实话,要是是大一刚入学的Ming敢这么做,Forth直接提溜着他衣领就丢出去,哪还会像现在这样再笑着调整一下坐姿好让他靠得更舒服一点。

  
  
“诶你说,真的让我在上面吗?”
那边mung捧着麦克风的鬼哭狼嚎响在耳畔,靠在Forth身上玩着手机的Ming突然向后扭过头满脸期待地看着Forth,“真的?”

  
  
Ming的唇形很好看,刚刚被勒令禁止喝酒后嘟嘟囔囔着开始灌碳酸饮料,被水滋润过后的嘴唇在头顶灯光的照耀下泛着盈盈的光。

  
  
想亲。
  
  

Forth是个行动派,只要脑子里有想法,他就一定会付诸行动。黑褐色瞳孔流光溢彩,Forth抬手抚上Ming后脑,全然不顾周遭人群阖眼低头吻上那柔软双唇,带着橙味碳酸饮料的甜腻味道。

  
 
“当然是真的,今晚你在上面。”
“我在里面。”
Forth含着Ming的唇含糊道。

  
  
 
   
  
  
 
END

@9420♡ 我的宝贝生日快乐。
你点名要的四少,很抱歉来迟了,还写着写着写去了神糖…TT
应你的要求悄咪咪开了下车…啾咪。HBD.
踩着点啦!生日快要结束了!我有在好好爱你!
  

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没有逻辑全靠想象(?
脚踩西瓜皮写到哪算哪。这就是为什么我四少突然写了神糖。……
啊……!(土拨鼠尖叫)

评论(3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