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学长的拥抱。”

开往春天的72路公车(MingKit)

我死了我爱惨了豆豆(*꒦ິ⌓꒦ີ)
[之后的一切都不再是偶遇。]
霸占医院停车位跑去坐公交车也太可爱了。……
我死翘翘。
今天也是要和豆老师结婚的☝tia!😭😭😭
我一定要转到主页……!豆豆是什么天使小甜甜。流泪了。
突然想起一句忘了是从哪听过的句子👉[哪有什么所谓的偶遇,其实都是单方面的处心积虑。]
富贵豆🍃:

 @酸奶冰淇淋🍧 生日快乐哇咔咔!我捧在手心里的咸鱼,虽然常常气到我跳脚,但是没办法,谁叫你用一个西瓜让我沦为你的脑残粉呢?原谅我脑洞真的枯竭时间又真的很赶,实在熬不出多甜的糖水了。但是冲着这个题目,你也收下我这份礼物吧么么哒!


————————————————————

1.

Ming靠着车窗,正低头玩着手机。窗外的日光耀眼且斑驳,隔着玻璃在他脸上流转,照得他眸底泛花。车厢晃荡,车窗快速略过街道两侧的梧桐树,一帧帧划过。72路公车里人满为患,仿佛被一网捞起的鱼,互相推搡着扑腾着尾鳍。

 

公车驶过一道弯碰上两条缓冲带,整个车厢里的人颠了颠,身子由于惯性避不可免地向后倒去,Ming被人群挤压得有些站不稳,紧紧抓着吊环,胸口却在这时候不偏不倚撞上一个软乎乎的物体。

 

“对不起!你没事吧?”不明物体抬起头,眨着慌张无措的眼睛,脸颊微微泛红。

 

Ming本想摆摆手,垂眼对上那人熟悉的酒窝,瞬间改变了主意,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揉了揉,故作夸张地皱着眉:“你这小脑勺可真硬,嗑得我好痛。”

 

“对、对不起!”小脑勺的主人胡乱抓住一旁的扶手保持了平衡,红着脸连声道歉。

 

“真的好痛,不知道要不要去看下医生。”

 

“我就是医生。”

 

Ming当然知道他是医生。在这之前,他可是在脑海里犹豫过许多跟对方搭讪的话语。连续在公车上偶遇了他一个星期,栗色的头发,头顶一小撮无法固定的呆毛翘起,随着公车的行驶一晃一晃的,还有两个小酒窝,水灵灵在脸颊上打着转,整个人白白净净,略带稚气。他总会不自觉悄咪咪想偷看他,前几天无意中听到对方在打电话,从他的只言片语里,猜出了对方的职业。

 

“我可以帮你……”

 

话还没说完,公车一个拐弯,小医生重心不稳的一下往前倾,下意识攥住了Ming衬衫的下摆。原本熨贴笔直的衣衫被抓得皱了几分,Kit连忙把手拿开,涨红脸又再次道歉:

 

“对、对不起!”

 

阳光透过玻璃窗笼罩着面前的人,显得他温顺的不得了。Ming放纵自己的视线在那一抹绯色上留恋了几秒,浅笑道:“我叫Ming,不叫「对不起」哦!”

 

“啊?”

 

“小医生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Ming瘪着嘴,微垂的眼角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今天胸被你撞了,腰估计刚刚也被你捏淤青了,万一我回去真的不舒服,我是不是可以找你免费看一下?”

 

大概Ming的眼神实在是无辜又真诚得过头,以至于小医生望着这样一双眼睛,迷迷糊糊地就点了头。

“我叫Kit,在下一站的那家医院上班。”说完附上一个爽朗的笑容,眼眸一汪澄澈。

 

看着他笑,Ming恍了神,一时间也分不清是今天的阳光太耀眼还是他的酒窝太过瞩目,对方一举一动落在他眼里都是可爱。Ming揉了揉胸口,躁动依旧没有得到缓和,完了,该不会真的被撞坏了吧。

 

2.

Ming坐在公车末排,漫不经心地吮着冰饮。外头阳光灿烂,玻璃瓶子的冰块透过光线显得晶莹。暖暖的日光打在他的脸上,逗得他直打瞌睡。他闭上眼睛好一会儿,等再次睁开时,旁边原本空空如也的座位上赫然多出一个人来。

 

“好巧哦!Kit医生!”刚刚还泛着困意的Ming瞬间精神抖擞,他坐直了身子,笑眯眯的和身边的人打了招呼。

 

“是你啊!”Kit转头认出了对方,小圆眼在Ming身上扫了一圈,关切地问道:“你……你没事吧?”

 

“放心吧!有事我还能坐在这里吗?”

 

“那就好。”Kit打了个巨大的哈欠,眼角还挂着一滴小眼泪。

 

“困了?”

 

“嗯,昨晚失眠了。”

 

今天72路公车人难得的少,车厢格外安静。公车驶过几个站,Kit的眼皮早已阖上,头一点一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Ming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地将他的头搁到自己的肩上,近在咫尺的距离,Ming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对方长长的睫毛倦怠地垂下,小巧的嘴唇正微张微合地做着呼吸,软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酥得他心痒痒的。鼻腔充斥着对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撩得他有些发昏。

 

Ming又微微挪动了几下,调好坐姿好让对方睡得更安稳。

 

冰饮在手心捂出了一层水珠,把他的手弄得冰凉又潮湿。Ming才不想承认,其实有一半是被旁边的人搅得紧张到手心冒了汗。

 

公车走走停停,乘客上来了又走,反反复复,下一站就是Kit医院的站牌。

 

Ming温柔地拍了拍贴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快到站了,Kit。”

 

睡梦中的人突然被叫醒,有些不满地嘟着嘴哼唧了几句。他揉揉眼角看了一眼窗外,一个激灵,彻底醒了。他局促不安地擦了嘴角的口水,余光扫到被自己了当了一路枕头的人,他白皙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上一片红。

 

“对、对不起!”

 

Ming好笑地看了一下他,这个小医生怎么就这么容易脸红害羞啊?

 

“都说了我不叫「对不起」呐。”

 

意犹未尽地看着那个人迈着小短腿慌张奔跑跳下车的身影,Ming没忍住笑了出来。

 

隐秘快速的心跳声重重往下坠,水珠从修长手指顶端滴落到地上,倏地灌出了一片花海。

 

完了。Ming想。

 

 

3.

一来二去的相遇,两个人渐渐也就熟了。

 

他们偶尔也会在车上分享彼此生活和工作上的趣事,虽然能聊天的时间并不长。

 

拥挤的公车不再让人焦躁,大概因为这一小段路程多了一个人的陪伴。

 

一个月悄然过去。

 

这天Ming照例靠在车门前,握着手机的手随意搭在腹部。熟悉的站点一到,人群一拥而上,Ming一眼注意到了那个挤在人堆里的小脑勺。

 

车厢里闹哄哄的,人声嘈杂。Ming伸手牵住Kit一路往车内挤,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吊环站稳身子,Kit被他圈在怀里,贴着后面的栏杆一动不动。

 

“Kit不介意的话就抱我吧。”

 

“抱、抱你?”Kit有些不明所以。

 

巨大的引擎声响起,Kit一个站不稳险些摔出去,好在Ming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拉着他的左手环上自己的腰肢,低声轻笑:“所以说……让你抱我呀……”

 

“这条路可不好走。”Ming拍了拍Kit的手臂,示意他搂紧。

 

掌心是Ming肌肉坚实的触感,对方每说一个字那热气都撞在他脖子上,Kit不觉缩了缩脖子,尽量平复住自己的呼吸。

 

公交车走走停停,每次刹车,惯性都让Kit更贴近Ming一些。他们贴得太近了,起伏的胸口相贴,乱了频率,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对方过热的体温,这样暧昧的姿势让原本就缺氧的空间显得更加窒息。

 

这样相对无言实在有点尴尬,俩人只好装作不甚在意拿出手机各自玩着。

 

Ming居高临下地偷偷打量着Kit,把他流畅白皙的脖颈线收入眼底,对方的锁骨一上一下,随着呼吸微微震动。一同收下的,还有他蓬松的栗色头发,以及逆光下透出滑腻光泽的皮肤。

 

这个小医生,哪个角度看都很好看。

 

Kit心不在焉地按着手机,眼神四处乱飘,偶尔抬起头在Ming脸上偷瞄一眼又滑走,生怕被发现一样。没想到这一系列小动作都落在Ming的眼里,他玩心大起,故意挑着Kit飘过来的点与他直直对上,两人四目相对,Ming轻眨左眼wink了一下:“Kit想看就正大光明一点哦!”

 

被拆穿的人羞得差点炸跳起来,红着脸鼓起脸蛋,昂头气哼哼地瞪着他:“你以为你很好看吗?”

 

“嗷,我这样还不好看啊!”

 

“难看。”Kit侧过脸,发出小小的哼声,却不知自己耳后慢慢红了起来。

 

“你这样说我会很伤心的。”

 

Kit毫无威胁性凶巴巴撂了一句关我屁事,又低下头摁亮手机屏幕,却感觉自己虚虚环着那个人腰的手被牵起,抚上了对方的胸口。

 

耳尖忽的一阵热意,上方传来那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这里受伤了,Kit医生也能治吗?”

 

一抬头看见Ming的耳廊难得也泛了红。或许是今天的阳光太过和煦,或许是对方的目光太过炙热,Kit浑身都暖洋洋的,连脑门也热乎乎的,鬼使神差的,他踮起脚尖,贴上了对方的唇角。

 

是薄荷与轻微的牛奶香,慢悠悠载着独有的春日气息,在闷热的车厢里拂过一阵春风,清凉又甜。

 

“听说这个,药效十足。”

 

4.

72路公车改线了,下个月开始不会再经过Kit所在的医院。

 

“MingKuan先生什么时候过来取车?”

 

黄昏来临,Ming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叹了口气。

 

年轻的情侣牵手漫步,小孩嬉戏逐闹,老人步履蹒跚。Ming双手插在裤袋里,倚在墙边观察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倒是自成了一道风景。自从上次那个吻后,已经好久没见到Kit了。有多久?大概有一个星期了吧。他依然每天会准时搭上那辆车,却再也没有偶遇到那个可爱的小医生了。

 

是在躲他吗?

 

一股失落感晕开,现在公车都改线了,以后更不可能见面了,就在他思考着等下办完提车手续后要不要去医院找Kit时,一个熟悉的背影闯入了他的视线。

 

那不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医生吗?怎么他手上拿着车钥匙?

 

“Kit!”带着满腔的疑惑,Ming跑了上去。

 

Kit回头看到Ming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呆滞在原地。

 

一想起上次那个唐突的吻,Kit就羞得脸都不敢抬起来,这时只敢盯着自己的脚尖,看着地面上砖块的缝隙,恨不得立马缩进去。

 

“Kit买车了?”他见Kit有些呆,便弯下腰把头往他的脸凑进了几分。

 

“对、刚买的。”Kit忙不迭地点头,视线正好撞进Ming直勾勾的眼神,这下他脸上的红色直接比刚才扩大了一倍不止。

 

原本刚刚还打着主意想要哄骗小医生以后能搭他的车,没想到Kit自己也买了车。Ming有些失落,但很快眼珠子一转,又嬉皮笑脸地黏过来。

 

“Kit知道72路公车改线路了吗?”

 

“嗯?”

 

“我以后都没公车坐了。” Ming瘪着嘴,叹了口气:“唉,这附近又没什么的士,我只能骑单车了。”

 

“Kit医生我们好像很顺路!” Ming绷起的嘴角又掩不住得逞的笑意:“我能不能以后搭你的顺风车呀?”

 

见Kit有所动摇,仿佛成功抓到他的弱点,Ming换上更委屈巴巴的表情:“Kit医生可怜可怜我吧,你看我这么长的腿,折着骑单车得多难受。”

 

这样惨兮兮的眼神,让Kit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

 

“呃呃呃。”在保持了几秒的沉默后,Kit无奈地妥协了。

 

“放心吧,我不会坐免费的顺风车哦。”说着Ming冲他挤了挤眼,笑得狡黠。

 

Kit觉得气氛有点不对,身子不自主想要往后挪一点。下一秒,只感觉自己的下颚被人挑起,他懵懵懂懂地抬头,双唇被覆上了一抹温软。

 

“Kit医生,这个可不可以先抵个起步价?”Kit被吻得有些晕乎乎的,Ming还不放过他,嘴唇贴上他的耳廊,一张一合间吐出温热的气息:

 

“剩下的,我会用其它方式,一辈子慢慢还。”

 

 


 

“死Kitty之前叫你把车开走你不肯,非霸着医院的车位一个月,我以为今晚又没地方停车,打算借你的车,你居然把车开走了。”

 

Kit瞥了一眼短信,嘴角扬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

 

他想起他汽车抛锚的那天,意外跳上72路公车时一眼就看见那个人带着耳机望着窗外,侧脸的线条棱角分明,眼眸和发稍都被窗外的阳光浸透,泛着朦胧的光亮。

 

他才不会让身边那个人知道,从他撞进了他视线那一刻,之后的一切都不再是偶遇。

 

 

 


评论(4)
热度(273)
©黎黎呀
Powered by LOFTER